台安县旅游社群

五千亩采摘园为大运河【添彩】

渤海导刊2020-07-31 13:10:08

关掉塑料厂
做种地的“傻子”
  2013年3月的一天,昔日机器轰鸣的厂房,没有了一丝动静。韩艳亭强忍着泪,锁上大门,头也不回地“无情”离开了。
  自己经营五六年的塑料厂,从此跟他没有一点儿关系。虽心疼与不舍,但他必须决然这么做。
  韩艳亭家所在的东光县东光镇西安屯村,小塑料厂是村里的主导产业,他也是这大军中的一员。
  农膜、水龙带这些农家常用的物件,销路一直不错。一天近万元的销售额,他的小日子过得很红火。
  “向污染宣战!”国家一声令下,让他从美梦中惊醒。
  “钱没少赚,环境却遭了难,这挣得是昧心钱。”他思前想后,觉得这条路不会太长远。
  “干点有意义的事,弥补内心的缺憾。”韩艳亭心生正义感。
  “国家惠农红包不断,能否试试看?”可他把种地的意愿透露给家人,一瓢冷水泼过来:“有点能耐的都出去闯,傻子才愿窝在家里头种地。”
  “大叔,俺也想包点地种。真是赔了,俺年轻,还有精力去打工。”一度犹豫不定的韩艳亭,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向同村一位长者霍成池寻求帮助。霍成池作为村里较早一批包地的,他的话或许能给自己点启发。
  “现在,种地受死累已跟不上形势了,俺原先种大田,目前正考虑建果园、搞农家乐,延长产业链。”被家人强烈反对、暗自苦恼多天的韩艳亭终于找到了“知己”。
  “那就做种地的傻子。”韩艳亭拧着性子做了决定。他瞒着家人把20多万元采购原料的钱,流转了500亩地,依着性子开始大干。13家合作社拧成一股绳从种地那天起,韩艳亭变抠了。
  买点儿化肥、农药,他都得给几个同行打一遍电话。“买得多,多少能便宜点儿,能省点儿是点儿。”
  都说同行是冤家,他们在一块儿却无话不谈。“地块太分散,管理不方便。”“种大田收入有限,思路必须转。”
  2017年9月,按政府规划,东光县在大运河东侧3000米范围内建设集休闲采摘、生态观光、绿化美化于一体的绿色廊道。韩艳亭和同行们就这新政策讨论了好几天。
  “树栽活了每亩补贴600元,长势好再额外补贴200元,照目前每亩1000元的地租,如果种树,经济压力小了,还契合长远规划。”造林规划指明了新方向,奖补政策更吸引人,大家越盘算越觉得划算。
  树好栽却难活,保质保量把树种好,凭个人能力很有限。“人多力量大,不如咱联合起来。”韩艳亭脑子里闪出一个一举多得的好办法。
  怎么种?怎么管?大家初步达成了一致意见。真行动起来,流转土地碰到了困难。
  “好端端的地种树,把地都糟蹋了。树好几年才结果,付不起地租又咋办?”村民们忧心忡忡。
  为了打消大伙的顾虑,韩艳亭和同行分头入户做工作。“俺们已向乡里交了保障金,租金您甭担心。”“以后在合作社打工,您还能多份收入。”工作一遍遍地做,支持者越来越多。
  土地连片流转,韩艳亭把土样送市土肥站检测,“很适合种果树”,结果正如他愿。2017年冬天,乘着打造运河景观带的东风,韩艳亭和12个同行拧成一股绳,西安屯果木种植联合社成立了。5000亩采摘园款款走来
  “一棵苗就贵30%,咱这2000多亩差的不是个小数目,俺不同意。”“这个品种综合了库尔勒香梨和雪花梨的优势,每公斤批发价就8块钱,利润空间很大,俺很看好它。”
  各持己见,韩艳亭和联合社一位成员就一种梨树苗的引进,争得脸红脖子粗。
  讨论无果,只得举手表决。同意的占多数,这才板上钉钉。
  5000亩的面积,不是个小工程。明确分工、民主决定,虽初步这么定,实际管理过程中,还是避免不了有冲突。
  嘴上各说各的理,大伙心里却拧成一股绳。“俺们都是普通百姓,大伙倾其所有走到一起,一心要搞好这个大家庭。”
  村外沿路的一处空房成了联合社的临时指挥部。每周日,联合社的13个负责人雷打不动地在此碰面。
  中华寿桃、烟台苹果、核桃、樱桃……13个股东组成的“智囊团”四处走四处看,一批批优质苗被相继引进来。
  挂果前如何保证收入?他们将果树套种在麦田中,收完小麦,树下再套种菊花,这样,全年都能见到回头钱。
  记者跟随联合社的成员,沿运河走了一段。光秃秃的树苗随风摇摆,直观上还难以看到它们的美丽身影,但通过随行人员的介绍,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:树影婆娑,游人如织,摘一枚鲜果,与这美景合个影,运河沿岸一派田园风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