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安县旅游社群

城管科长贪污700万只为冲装备玩网游,到底中了什么毒

37度老板2020-09-15 12:54:35

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后院

一个有文化的流氓 一个走路带风的意见领袖


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比如,今天这位主人公:丁鑫,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城市管理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。


这家伙太TM奇葩了。别人腐败,要么图升迁,要么图财物,要么图美色。但丁鑫不同,这小子是个富二代,从小胸无大志,不抽烟不喝酒,也不好色,更不缺钱花。他腐败,就只是为了玩网游。三年里,他砸在网游上1500万元,其中近700万元是贪污索贿来的。



按说,在当前反腐背景下,丁鑫这种小角色,至多算个苍蝇,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可是,当发现很多媒体评论这件事时把网络游戏当成罪魁祸首,院长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
山东最大网媒旗下公号“爆三样”文章截图


一个人腐败玩游戏,你们说游戏有罪。那么,一个人腐败玩女人,你们是不是要骂女人是妖艳贱货呢?


认为丁鑫是中了网路游戏的毒,不过是红颜祸水论进化版罢了!


丁鑫的确中了毒,但这个毒,不是网络游戏。



1




先介绍一下丁鑫吧。


丁鑫,今年38岁,大学本科。他是独子,父母是商人,生意风生水起。上世纪90年代丁鑫上大学那会儿,老妈每年都会给他20万元零花钱。


典型富二代,典型高富帅。


丁鑫这种阔少爷,大学毕业后自然不用找工作。他跟着老爸在帝都一边玩耍一边学做生意。如果这小子安分些,能顺利接盘家族企业,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。


可惜,丁鑫从小任性骄横惯了,谁也不放眼里,三天两头就跟父母干仗。


有一次,丁鑫代表老爸接待家乡政府官员,在车上,他跟对方说:“帮我找个工作,不想跟我爸混了,烦!”


这话说出去没几日,对方有了回音,让丁鑫去区城市管理局报到。没错,随便一句话,丁鑫成了一名人民公仆,国家公务员。


丁鑫先是在城管局下属单位当个中层干部,后来调到局里,在户外广告管理科当科长。工作不久,丁鑫结婚成家,老婆也是公务员。很快,儿子也出生了。


有钱有地位,家庭也幸福。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丁鑫都令人羡慕,他何必去贪污受贿呢?



2




丁鑫这小子很奇怪,身为一名阔少爷,居然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好色。如果他出道早,国民老公的名头肯定不是王思聪的。


不过,丁鑫有个特别的嗜好:网络游戏。


丁鑫最喜欢玩《征途2》。这款网游最高在线玩家228万人,同时在线人数最高达54万人。


《征途2》很烧钱,得有雄厚财力才玩得起。丁鑫这小子有钱,在他眼里,钱这东西就是个数字。


靠着雄厚财力,丁鑫一路过关斩将,力压群雄,直奔一哥交椅。


2012年初,他在亚太地区决赛夺冠,装备完全碾压群雄,毫无对手;当年6月18日,他再次夺冠;2013年7月29日,他第三次夺冠。这个业绩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
《征途2》里大名鼎鼎的“常州v恶棍”,就是丁鑫。作为传奇式玩家,亚太地区数一数二的大佬,“常州v恶棍”完全可以号令江湖。



丁鑫在《征途2》中的游戏人物形象及装备


论坛“征途兔之窝”里,以“常州v恶棍”为主题的帖子,从2011年到2015年多达15页。在玩家眼里,“常州v恶棍”就是江湖大哥,就像《天龙八部》里的乔峰,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郭靖,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令狐冲,《神雕侠侣》里的杨过,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里的喜羊羊。


一个字,太TM牛逼了!


丁鑫对网游痴迷至深。他曾说,老婆孩子和家庭都无所谓,但不上网游就很无聊。


于是,老婆跟他离婚了。想想也是,一个女人,怎么能忍受得了一个只摸鼠标不摸自己的丈夫呢。他再有钱也买不来性福啊!


离婚后的6年,是丁鑫玩网游最疯狂的时段。他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玩网游上,双休日节假日通宵达旦。



3




玩网游,丁鑫烧了很多钱。


论坛“征途兔之窝”里有个帖子整理了“常州v恶棍”的游戏史,基本套路是:砸钱冲装备→建立集团→砸钱冲另一套装备→问鼎冠军→完成双套顶级装备→跨区决斗胜利→砸钱冲装备→争夺一哥地位→奠定霸主地位→砸钱冲装备→卖号离开游戏。


砸钱冲装备是什么概念?这么说吧,光一把大刀,就要几十万元。


丁鑫每月只有几千元工资,这点小钱还不够塞牙缝的。而丁鑫父母每年给他的200万元零花钱,也越来越不够他维系江湖大佬的地位。
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丁鑫开始想法捞钱。


丁鑫是户外广告管理科科长,级别不高,手中权力却不小,一手掌握发放户外广告施工许可证、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,收取广告管理费及所辖区域内广告牌租赁、广告制作工程发包等权力。这样一来,很多户外广告公司老板唯他马首是瞻。


利用职务之便,2011年至2013年间,丁鑫向业务单位共计索取钱财达456万元。


别人腐败,都是偷偷摸摸。但丁鑫不同,这小子胆儿特肥,敢公开腐败。


比如,丁鑫每周六带儿子下馆子,都会带上广告公司老板,让他们埋单。


有一回,他见肖老板的新款电脑不错,当场让肖老板给他儿子买一款“一模一样”的电脑送来。


有个老板去丁鑫办公室求点业务,丁鑫打开其皮包,将里面几千元掏光,仅留了一两百元给人家。


还有一回,深更半夜,因电卡欠费网游打不成了,丁鑫抓起手机,命令一个老板立即去给他充值。老板弱弱地说:“我都睡了,明一早去行不?”丁鑫霸气道:“现在就去!”对方只得星夜开车为丁鑫充值……


真是nozuonodie。终于,这小子出事了。


2013年,丁鑫在《征途2》第三次获得地区冠军时,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检察院接到一封举报信。信里就一句话:丁鑫有经济问题。



4




当反贪局掌握大量证据丁鑫时,丁鑫突然手机关机,从人间消失了。


反贪局以为这小子要跑路,立即网上通缉。结果,这小子不按常规出牌,出人意料地出现在纪委门口。


他昂头阔步走进去,一脸不屑地坐在工作人员面前:“别以为我是来投案自首的,我只是来跟你们说说情况,解释一下……”


网游大佬,就是不一样,还真TM以为自己是喜羊羊啊!


调查结果,如你所知,让侦查人员惊掉了下巴。三年间,丁鑫砸在网络游戏上足有1500万元,其中贪污索贿近700万元。



5




一个城管科长,贪污受贿700万元,不算什么大案子。之所以能引起大家关注,就在于丁鑫这家伙彻底改变了人们对贪官的印象。


以前,提起贪官污吏,我们脑海中总是出现雷政富啊和珅啊这种形象。总之,他们要么贪色,要么爱财。


可是,丁鑫不同。这家伙不爱财,钱在他眼里永远只是个数字;他也不贪色,放着美女老婆不摸,天天摸鼠标。他贪腐,原因比较单纯——需要砸钱冲装备。


于是,就有一些主流媒体分析说,丁鑫这小子之所以腐败,是因为痴迷网络游戏。


山东最大网媒旗下公号“爆三样”文章截图


以上截图,来自山东最大新闻网站旗下公众号“爆三样”。


这篇文章很长,分析来分析去,得出的结论让院长吃了一个大惊:“归根结底,样妹觉得,当前国内对游戏缺乏监管是一个主要的问题。如果以后的游戏依旧缺乏监管,青少年们还会沉迷于这种游戏,难以说第二个丁鑫会不会出现。”


这种观点,很典型,认为丁鑫腐败,是中了网络游戏的毒。如果没有这种网络游戏,说不定丁鑫会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国家干部呢。


呵呵,如果没有网络游戏,丁鑫就会成为一个为国为民的大清官,这话你信么?


正如院长在文章开头所说:一个人腐败玩游戏,你们说游戏有罪。那么,一个人腐败玩女人,你们是不是要骂女人是妖艳贱货呢?


以前,君王败国,历史学家不指责君王无能,反倒把脏水泼在君王身边的女人,让女人背黑锅。比如,苏妲己,杨贵妃。这就是红颜祸水论。


这种红颜祸水论,不分主次,早就成了笑话。没想到,如今,依然有人执迷不悟:丁鑫腐败,不是人的问题,而是网路游戏太坏,所以,国家应该好好监管网络游戏,以免政府官员再被网络游戏变成贪官污吏。


好不好笑?呵!呵!哒!


认为丁鑫是中了网路游戏的毒,不过是红颜祸水论进化版罢了!



6




丁鑫的确中了毒,但这个毒,不是网络游戏。


他父母经商,家中富足,没有错。他上大学时,每年有20万零花钱,也没有错。


问题出在,一个浪荡公子,居然只凭借一句话,就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,并且还掌控了城管部门最值钱的岗位。


这是丁鑫所中的第一种毒!


院长觉得,需要被监管的,恐怕不是网络游戏,而是官场游戏吧。


在古代,花钱买官成为清官的也有不少。比如清朝那个李卫。如果丁鑫有家国情怀,一心一意做好事当好官,又岂是一款网络游戏就能把他拉下水?


在丁鑫心里,他压根就没搞清楚公务员究竟意味着什么。他贪腐700万元砸在网络游戏上,只是因为他恰恰喜欢网络游戏罢了。如果他好色,那么,这700万元将砸在一个又一个情人身上。


丁鑫这小子,跟其他贪官本质上是一样的:都是利用手中权力,为自己谋福利。


这是丁鑫所中的第二种毒。


还好,丁鑫这小子自有报应。今年6月,他被常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,让我们相信,需要真正被监管的“游戏”,规则越来越清朗了。